当前位置:首页 > 诚信在线游戏 > 正文



全国模范检察官念以新:普通接线员如何成为行业明星

时间:2018-06-06 20:49:53来源: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面对媒体的镜头,念以新手中举起各时期获得的奖牌,配合着摄影记者的拍摄角度,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“涨了三级工资!”

  他毫不避讳因获奖而给自己带来的回报。在中国“体制内”的“生存规则”中,“高调”地展示工作成就,毫无保留地给记者全盘托出,念以新更像是个“异类”。

  已过知天命的老念,惬意地享受着“全国模范检察官”等各类殊荣。这位来自山东聊城东昌府区检察院的基层检察官,在29年的职业生涯中,几乎把属于这个群体的各类殊荣全部“斩获”。

  一名普通的“白云热线”接线员为何会成为中国的检察官明星?

  在加速步入网络时代的中国,民众通过电话热线求助、表达个人诉求,看上去有些与时代脱节,却又真实的在念以新的家乡存在。

  聊城,这个位于山东省西部、一个独具“江北水城”特色的城市,曾涌现出孔繁森、曾广福、徐本禹等多名时代楷模和先进人物。

  在念以新看来,他一直以做一个好人为荣,成不了孔繁森,至少,还能借检察官身份,为百姓干点实事。

  “俺这人天生就不是干大事的材料。”念以新以一口标准聊城腔,自嘲道。

  翻其的职业履历,念以新曾在公诉部门、反贪一线等多个岗位工作。“作为检察官,你办过大案,那才威风八面”。

  只是,命运与念以新开了一个的玩笑。2000年,他被查出股骨头坏死。“手术后,仍一瘸一拐,走路都费劲”。

  领导跟他商量,要不换一个相对“清闲”的岗位,别拼了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“从反贪战线到‘白云热线’,谁都会有失落感吧?”他跟记者表达着心中不甘,却又不得不认命。

  作为该检察院的金字招牌,“白云热线”的成立自然与时代背景相吻合。

  1998年,在那个地方政府服务窗口还不太健全的年代,聊城百姓若遇到困难时,通常会习惯性地去找念以新的领导——白云。

  “邻里纠纷、打架斗殴、拆迁补偿,你觉得这些是小事,可在老百姓眼中就是天大的事,人家走投无路才向你求救啊!”“白云热线”的创始人白云告诉记者,也曾这样告诉当年“胸怀干大事”的念以新。

  当一名接线员,磨炼着念以新的耐心,也让他听到更多普通百姓的诉求。

  “其实热线受理的诉求95%不属于检察院管辖,有的已在多部门间奔波多次,因找不到主管部门而多有怨言。”他说。

  多年来,面对听筒那头的呼声,念以新不断变化着自己的身份,调解员、“排气筒”、替人出主意的“参谋”。

  2013年,一个被当地很多人看作是有精神疾病的农民,突然闯进念以新的办公室,高声呼喊:“我的父母被人毒死了,毒死了!”

  “他神情特别激动,一直喊冤枉。”念以新回忆道:我给他递过一杯茶,安抚几句,“有什么难过的事可以告诉我”!

  对方几个小时的语无伦次,他都认真倾听。离开办公室时,那个男人突然转过身,哇哇大哭:“这么多年,就你把我当人看!”

  “我们后来通过调查,发现他的父母属于正常死亡,并非有人毒害。”老念说,“你若将心比心、感同身受,多大的怨气也会消解吧。”

  打开念以新的电话记录本,平静的文字背后,记载了太多的苦难和沉重。有被猥亵的幼童,有失去亲人的牵挂,亦有被人打晕在河边、孩子被抢走的妈妈……

  “我救不了所有人,但只要他们需要我,我就会站出来!”外表谦和儒雅的念以新,瞪着眼睛说。

  14年的接线生涯,念以新多数是在化解无数个“小事”中度过的。而让他最具“存在感”的,是通过热线,协助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,解救妇女儿童15人。

  他至今记得,2006年8月14日,一名当地男子找到念以新,举报邻居买了一个3岁多的男孩。

  “买孩子!”念以新的第一直觉告诉自己,存在拐卖儿童嫌疑,立即给警方打电话。

  当地公安局立案后,念以新继续协助警方调查,最终查明两名犯罪嫌疑人在河南省内黄县将一名妇女打伤,并抢走其怀中孩子。

  半个月后,案子破了,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,被抢男孩在时隔8个月回家了。孩子父母专程从河南赶到聊城,站在念以新面前,泣不成声。

  老念脸上为之高兴,心里却哭了。“如果你的孩子被抢了,你会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  “面对这样的犯罪嫌疑人,我有时想,要固定一切证据链,请求法院能重判的,绝不轻饶!”他激动地说。

  在他的同事郭保兴看来,“老念这个人心如水柔软,亦如水坚韧。在一个平凡的岗位,时时刻刻都在记录‘历史’。”

  郭保兴甚至有时对老念开玩笑:“你把所有荣誉都拿了,让别人咋干?”

  对于这个问题,老念说,当所有人都在肯定你、赞美你的时候,也要适当“接接地气”,“还没成仙儿呢”!

  “话说回来,你自己不能被荣誉吹昏了头,你只是代表了‘白云热线’一个精神符号,一个团队的集体付出。做个好人,却要一辈子坚守下去。”

  他说:他人生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。(完)